•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您当前的位置:首 页 -- 成长足迹
2017.2读书沙龙

对 “合作学习”的再思考

——读《学校的挑战》有感

如皋市如城镇实验小学    谢兰香

今年寒假,我阅读了佐藤学的《学校的挑战  创建学习共同体》这本书,其中有关“合作学习”的章节更激发了我阅读的兴趣,让我对“合作学习”进行了再思考。

一、应让“合作”自上而下

我们所践行的“活动导学”模式下的课堂学生始终是学习的主体,但我们也不能忽视教师的掌舵作用,尤其对于低年级学生来说。佐藤学在《小学低年级的“合作学习”》中说:“低年级儿童唯有得到了来自教师的稳定的个人关联,才可能慢慢发展到对伙伴学习的关心,才会有同伙伴沟通的意识。就教师而言,唯有在课堂上建构了同每一个儿童沟通的放射线般的稳定的关系,才可能追求每一个儿童同其它儿童之间的沟通关系”

由此可见,低年级的“合作学习”应该是以班级为单位,教师要引导学生之间互相关注,让每一个儿童与其它儿童之间形成放射线般的联系。只有每一个学生在老师的引领下有了倾听意识,养成倾听习惯,他才能逐一地理解和会通每一个伙伴的不同见解,下一步的“合作学习”才能顺利进行。如果说“合作学习”的课堂是太阳,那教师就是地球,而学生则是月亮。理清这样的关系后,我们“活动导学”模式下的课堂中的“合作学习”在低年级就是更有效。

二、应让“合作”若无其事

当“活动导学”模式下的课堂“自主学习——合作探究——汇报展示”成为一种模式化时,我们要更注重它的内涵,更要注重学生学习能力的培养,学习兴趣的激发,让学生在“合作学习”中得到长足的发展。

佐藤学说:“学习是基于合作的‘冲刺与挑战’,而这种合作是借助‘若无其事的优势’关系而形成的互学关系。”所谓的学生间的“若无其事的关系”,不是我们传统观念中的老师安排优秀生辅导差生的“一帮一,一对红”活动,而是教师必须对差生作出如何向同学请教的引导,由差生提出问题,其他学生自然而然地解答、再提问、再解答,甚至问题相互交叉的“交响乐式”的关系。课堂中,富有生命独特色彩的学生,在学力上是必然存在差异的。如果将学生分为“上中下”三层的话,那么教学组织要针对下层,而教学内容应比上层高,也就是要“保障所有学生的挑战性学习”,即使是暂时处于低学力的学生,老师也要确保他有挑战学习的机会,才能激发孩子的学习主动性,这也是合作学习的精髓所在。

佐藤学娓娓道来的一则小故事,读来让我觉得既感动又羡慕。课堂里沉默寡言的高志与英语学力极度低下的幸子,在合作学习的课堂上偶然相遇。幸子期待能够以自己的力量来支撑有着沉默寡言弱点的高志,而沉迷于英语的学习,短短的几十分钟里一举改变学力落后的现实;高志为了回报幸子对自己的一番好意,轻声细语地回应幸子的问话;再加上同组的另两位女生若无其事的支持,构成课堂内一道的赏心悦目的风景。故事令人感动于课堂上出现孩子们之间静悄悄发生地巨大变化,感动于佐藤学先生细致入微的观察;也羡慕这位老师能够那么聪明地为孩子们创设这样一个结成“若无其事的优势”互帮互助的合作学习的机会。

我们的课堂也应让“合作”若无其事,让学生在“若无其事”中学习、提升。

三、应让“合作”充满灵动

“活动导学”模式下的课堂中的在“合作学习”有时也不尽如人意:有时学生泛泛而谈不在点子上;有时只是组长的“大谈阔论”,其它学生默默无语;有时学生意犹未尽,教师就已打断……如何改变这样的学习状态呢?

佐藤学认为:小组学习的核心意义在于“为了冲刺与挑战的合作学习”。当教学过程中只有几个学生举手,多数学生浮现出困惑的表情的时候,就应当马上组织“合作学习”。何时结束则要教师自己来判断,看看学生的状态,倘若是醉心于“合作学习”,那就继续,否则应当尽快结束。在小组学习的过程中,教师的主要工作有两个:一是关照不能参与“合作学习”的学生,让学生一个不漏地参与到“合作学习”之中;二是关照各个小组,让他们的讨论得以展开。

再结合“活动导学”模式下的课堂来谈谈,为了让“合作学习”更有效,首先我们不能刻意地分组,进行好差搭配,让懂的学生教不懂的学生。“合作学习”是借助互学关系形成的,在互学关系中的沟通是借助“哎,这里该怎么理解?”之类的差生问话形成的。教师的指令应该是:“不懂的学生不要老是一个人思考,可以问问邻座的同学”。其次,讨论完成之后,教师不能要求小组推举代表代表小组发言。即便在“合作学习”中只有同样思考和意见的场合,也应当鼓励学生作为个人的意见来发言,应当尊重小组中思考和见解的多样性。任何一个儿童的思考与挫折都应当视为精彩的表现来加以接纳。倾听每一个儿童的困惑与沉默,正是课堂教学的立足点。第三,我们可以让 “小组长”轮流当,因为“合作学习”无需领导者,需要的是每一个人的多样学习的相互碰撞,是每一个学生的平等参与。最后,我们不能让学生讨论的话题太过简单,缺乏挑战性。保障所有学生的挑战性学习,正是“合作学习”的精髓所在。

总之,“活动导学”模式下的课堂教学思想与佐藤学的教学思想不谋而合,有异曲同工之处。我们要始终把“冲刺与挑战”贯穿于课堂教学始终,贯穿于“合作学习”的始终。让学生在思维的互相碰撞中提升自我,达到学习的最终目的。

《教学勇气》读后感
                                                            储维维
    最近我在读的是帕克·J·帕尔默的《教学勇气》。 帕克·J·帕尔默是一位作家、教师、活动家。他独立地从事关于教育、共同体、领导、精神和社会变革等方面问题的研究。他在《教学勇气》一书里从自然科学到社会科学,从生物学、心理学、甚至物理学、化学、宗教等领域进行了深入的探讨,他的很多观点都让我震撼,加之字里行间自然流露的对教师人性的充分理解和尊重,让我更加愿意用心去聆听,去体会。
    帕尔默认为教学的困惑主要来源于教师的教学行为与自我认同的分离,而当分离产生后,面对源自内心的恐惧,教师只能在面具后隐藏,与内心隔离、与学生隔离、与学科隔离、与同伴隔离……此刻,教师深感疏离的痛苦,深切渴望“不分离”。所以,帕尔默呼唤让我们重新认识自我,坦然面对恐惧,积极重建联系,在“共同体”中实现真正的教学,也重新找到自我的价值和教学的勇气。
  读书的过程中,我常常会掩卷沉思,会不自觉地把帕尔默的描述和我的心灵状态或教学状态进行比照,在比照中感慨、顿悟!
  1.“当我们把某种认定的方法技术捧上天的时候,就使得采用不同教法的老师感到被贬低,被迫屈从于不属于他们的标准。这时,他们必然会感受到痛苦。”
  的确,在现实的教改实践中,时不时会有某种“教学方法”的流行,在流行的季节里,正如大家对“名牌服饰”的追随,不论内心是否真正认同,不论是否真的契合自身特质,大家都会自愿或不自愿的去使用,惟恐自己被排除在潮流之外。这样的使用,效果可想而知。做为一个普通教师,我不敢惶论这种流行的是与非,但我真的感受到“理性消费”的必要。当我们要选择某种“流行”的时候,我们应该先深入的去了解它,也深入的追问自己“这种方法所体现的价值是我所推崇的吗?我有推行这种方法的个性特质和优势吗?帕尔默认为“教学不能降低到技术的层面,真正好的教学来自教师的自身认同与自身完整。”这与我们中国的说法“教学有法,教无定法”有异曲同工之妙。
  2.“也许课堂既不应以教师为中心,也不应以学生为中心,而应以主体为中心。”
  我们的教学经历了“学科中心说”“教师中心说”,而今已步入“学生中心说”,学生和学习过程比教师和教学过程更重要,教师的角色在促进者、学习同伴和必要的监控机制间转换。而帕尔默认为这几种方式均有启发性和优点,但又未能完全解决问题,要么教师成为权威,要么学生永远不会犯错。他提出应该以“第三事物”成为课堂的主体,在课堂上,教师与学生共同专注这一“伟大事物”,构建复杂互动的真正学习“共同体”。在“共同体”中,没有单方面的教学者,也没有单方面的接受者,更没有单方面的成长者,它就是一个五行相生相克的“相互影响”的系统。在这样的系统里,真正的教学和教师的自我完善也就产生了。读到这里,帕尔默为我们描绘的美好愿景宛如就在眼前,只是,要实现它,真的还有很远的路要走,不过,我们已经上路了,不是吗?
  3、“除了问一个诚实而开放的问题外,‘明确委员会’成员禁止以其他任何方式与焦点人物对话.”
  帕尔默认为“要想在实践中成长,一个是达成优质教学的内心世界,一个是由教师同行所组成的共同体。”对于后者,我们现行的教育体制非常重视,我们通常称其为“同伴互助”,在“同伴互助”中许多老师走出孤独和封闭,在互帮互助中迅速成长起来。但帕尔默的“明确委员会”与我们的“同伴互助”相比,却是别有一番洞天。需要帮助的人被称之为“焦点人物”,“明确委员会”以一种匪夷所思的方式帮助他——“没有忠告、没有过量确认、不会把问题转移给他人,不用提建议。共同体的成员只会提焦点人物诚实而开放的问题(如,这样的事情以前发生过吗?你有什么感觉?)……”读到这里,我的好奇心被极大的激发——这样有助于问题的解决吗?然而,随着阅读的深入,我终于陷入了另一种沉思。帕尔默认为,如果“明确委员会”成员不能走进另一个人的心灵,其实根本无从知道另一个人所问问题的答案。而且除非这个人发自内心的领悟,否则任何的建议也会收效甚微。所以,只问问题好了,需要做的其实只是帮助焦点人物发现内在的智慧。从这一点上,我们不难看出帕尔默不浅的心理学造诣。他的观点甚至对于我们“帮助学生”也有同样的借鉴意义,我们应该真心地充分地聆听学生的声音,在那开放的空间里,接受学生也接受自己。
  《教学勇气》如同一位深刻的挚友,让自己在思考与追问中款款掸去满身的浮躁和疲乏!

 

 一份朴实,一种精神
——读《季羡林散文集》读后感
假期中,手机下载了电子读本季羡林散文集,有事没事翻一翻,感触良多。季先生堪称学界人瑞、文坛常青树,其写作期之长、创作生命力之旺盛,举世无双。
季老散文的风格平实、诚挚,是不屈不隐的本色写作,读其文,可见其人。文章平白浅近,没有华丽的词藻,不轻易表露深爱和沉痛。他晚年与猫为伴,其中一只心爱的猫叫咪咪,是一只浑身雪白的波斯猫。有一天走失了,他心中的难受和思念可想而知,但落在笔下的只是淡淡的一句话“它从我的生活中消逝了,永远的消逝了……至今回想起来,我内心还颤抖不止。”
季老是“我以我手写吾心”,文字虽平淡如水,而其中的对生活的感悟却非常真挚,细腻。他的文章没有惊世骇俗的警句,是本色的,不以机智和才智取胜,但文章处处闪现其真情、真实、真挚、真切,这也是季先生散文的特点。
季老执着地追求真知,崇尚真理而不图虚名,这种精神成为一种性情、一种风范、一种北大人的精神,季老就是其中优秀代表之一。季先生散文的另一个特点,是一种中国真正知识分子正直和责任的自然流露。如季老在文章中写道:“我爬格子爬出来的东西不见得都是精金碎玉,都是甘露吃了能让人升天成仙。但是其中没有毒药,决没有假冒伪劣的东西,读了以后至少能让人获得点享受,能让人爱国、爱乡、爱人类、爱自然、爱儿童,爱一切美好的东西。总之一句话,能让人在精神境界中有所收益……”字字句句表现了对国家、对民族的责任和潜心探索社会和人类未知的精神。
读季老的书,我领悟到了季老的人生感悟和处世风格,更敬佩季老的“爬格子不知老已至,名利于我如浮云”的精神世界。
 

  • 版权所有© 2016 姜树华工作室
  • 地址:江苏省如皋市安定小学 邮编:226500
  •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的屏幕分辨率和6.0以上版本的IE来访问本站